華文字“因形見義”長期照顧中心雜論

華文字“因形見義”雜論

  東漢時代的許慎,在《說文解字•敘》中,把華文字的構造方法回納為“六書”,即指事、象形、形聲、會心、轉註、假借。之後的大都學者則以為,“象形、指事、會心、形聲”,是造字方式,而“轉註、假借”則是用字方式。筆者認同這一概念,並把“指事”拓鋪為“形符”,把“會心”修改為“會義”;把“象形、形符”造進去的稱為“文”,把“會義、形聲”造進去的稱為“字”。其理由可見筆者在《華文字幹支研討》第5期、第6期揭曉的《華文字系統》、《關於“形符文”》、《關於“會義字”》等專論。

  華文字的實質特征是“因形見義”,在四種造字方式中,都離不開“形”。“形”是華文字的“身”。
  “象形”是形貌物事外形而成文。
  “形符”是在“象形文”上增添“符號”而成文。
  “會義”是“形旁(義符)”同“形旁(義符)”聯合在一路而成字。
  “形聲”是“形旁(義符)”同“聲旁(音符)”聯合在一路而成字。
  華文字的字形是有限的,而華文字要表示的意義倒是無窮眾多復雜的。以是,每一個華文字,都是一個單音詞,都有其轉義,大都都有引申義,有的另有假借義。在《古代漢語規范字典》中,“人”有9個義項,“一”有10個義項,“文”有14個義項,“點”的義項有25個之多。
  每個華文字的“義”,不管有幾多,都來自於“形”。假如說“形”是華文字的“身”,那麼,“義”便是華文字的“魂”。一小我私家,身在魂聚,身歿魂散。華文字的形與義的關系,就像人的身與魂。
  在華文字系統中,“文”(象形文、形符文)和“字”中的“會義字”,沒有表音符號;沒有表音符號的文和字,如何識讀它的音呢?那就要“因形見義”,“因義讀音”。“文”,都是見其“形”、知其“義”的。但在“義”和“音”之間,另有一段間隔,還需求做出抉擇,做出規則。“日”的甲骨文是圓形的太陽、日頭,那麼,“日”讀ri4,仍是讀yang2?“水”的甲骨文是河道,那麼,“水”讀he2,仍是讀shui3?那就要商定俗成,同一口徑。統一個“文”,因為方言不同,各地的讀音也不絕雷同,但表“義”都是一致的。這便是華文字能合用於漢語的各類方言,甚至還會被日語、韓語借用的因素。以是,沒有表音符號的文和字,它的“音”並容易讀出。“字”中的“會義兼形聲字”和“形聲字”既有表義符號,又有表音符號。在常用字中,“會義兼形聲字”和“形聲字”約占73%。這些字,不單見其“形”、知其“義”,還會讀其“音”。
  華文字的要素有三:音、形、義。過去的識字教授教養講求“細不細,音形義”,便是要讀準字音,認清字形,明確字義。在教一個字的時辰,如許做是正確。可是,在解析每個華文字的時辰,最首要的是弄清其形義關系。華文字的“音”同“形”的關系,遙沒有“義”同“形”的關系那麼主要。華文字的“音”,隻是“形”與“義”之間的言語前言。華文字的形義關系是恒定的,形音關系倒是多變的。華文字可以見其形知其義,這是任何拼音文字都做不到的。從這一點上說。“文字是記實言語的符號”這句被某些言語文字學傢奉為圭表標準的結論,對華文字是不精確的。
  華文字的識字教授教養,隻有讓學生認清文字的形義關系,才算到位。學生認清瞭一個字的形義關系,能力牢牢記住其形,深悟其義。學一個生字,就不消寫幾十遍瞭。如許的識字教授教養就會事倍功半。語文西席假如不懂華文字的形義關系,他的識字教授教養就隻能是“以其昏昏使人昭昭”,言不迭義,就隻能讓學存亡記硬背。如許的識字教授教養就隻能是事半功倍。苗栗療養院

  熟悉華文字的形義關系,是咱們華文字學研討的最主要課題。
  要認清華文字的形義關系,咱們應當先弄明確如許一些問題。
  咱們此刻的華文字,都是方塊字。方塊字是從篆書和更早的金文、甲骨文,演化而來的。在甲骨文、金文、篆書中,還都保存著“象形”的特色。從隸書開端,經楷書、行書、草書、簡化字等多種演化,形義關系越來越蔭蔽瞭,但也並非無跡可尋。
  3500個常用文字中,有572個“文”,其他2928個“字”,都是由這些“文”構成的。咱們要想認清3500個常用文字的形義關系,必需先認清572個“文”的形義關系。這些“文”便是浩繁“字”的形旁(部首)和聲旁,認清這些“文”的形義關系,那些“字”的形義關系、形音關系,也就舉一反三瞭。

  “文”都是形貌什物造成的,“文”和“物”之高雄居家照護間的關系大抵有以下幾種情形:
  (一)、一“物”一“文”:
  “文”和“物”之間是逐一對應的關系。這裡的“文”包含“象形文”和“形符文”。這些“文”在甲骨文、金文、和小篆中,還都保存著“物”的本相,很不難識別。隻是“隸化”當前,才與本相漸行漸遙;但隻要有明人指導,也會马上與原物聯絡接觸起來。
  這些文與物,又不隻是逐一對應關系。每個“文”還都可以做偏旁構成若幹“字”,做形旁可以表現統一類事物,做聲旁可以表現雷同或相近的讀音。

  舉例闡明這些象形文:女、心、自、耳、口、日、火、木、馬、牛、犬、米、巾、弓、車等。
  女,甲骨文象雙手穿插跪坐的人,轉義是女人。做形旁,可構成形符文:母、妻、要、婁。可構成會義字:奴、如、安、好、婦(婦)、妥、委、威、耍、妾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媽、娘、姑、嬸、姨、姊、妹、姐、嫂、媳、奶、姥、婆、姆、妓、姿、妙、嬌、媚、娜、嫩、婉、妖、娛、嬉、妝、奸、妄、妨、嫌、妒、嫉、嫁、娶、婚、姻、媒、始、娩、娃、嬰、明日、婿、姓、薑、姚等。做聲旁可構成:汝。
  心,甲骨文象心臟形。轉義是心臟。做形旁,可構成會義字:思、息、惠、意、念、悉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性、情、愛(愛)、志、想、慮、戀、恭、慕、驚等百多字。做聲旁可構成:芯。
  自,甲骨文象鼻子形。轉義是鼻子,引申表現本身。做形旁,可構成會義字:臭、息、咱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鼻。
  耳,甲骨文象耳朵形。轉義是耳朵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取、耿、耽、聯、茸、聶。可構成形聲字:聽(聽)、聞、聰、聾、聳、聊、職、恥、聖(聖)、聲(聲)。做聲旁構成:餌。
  口,甲骨文象嘴巴形。轉義是口。做形旁,可構成形符文:曰、甘、隻、舌、言、音、四、齒(齒)等。可構成會義字:古、葉、占、號、加、名、如、後、否、叫、吠、知、吞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嘴、唇、喉、嗓、吃、咬、啃、吻、吐、喘、呼、吸、咳、嗽、鳴、喊、吆、喝、吩、咐、呻、詠、吟、詠、唱、哀、嘆、啊、呀、咖、啡等百多字。做聲旁可構成:扣、叩。
  日,甲骨文象太陽形。轉義是日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旦、白、旬、昔、昜。構成會義字:早、旭、陽、間、曇、昆、明、昏、是、朝、莫、暴、普、晶等。構成形聲字:晨、曉、晌、晚、昨、時(時)、暇、熱、晴、曙、暑、昂、昵、旺、曠、映、暈、暗、昧、晦、暉、春、晤、晰、景、昭、旱、歷(曆)等。
  火,甲骨文象火焰形。轉義是火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滅、黑、尉、票、尞。構成會義字:炎、光、灰、赤、灶、災、靈、秋、煩、焦、熒、耿、羔、焚、煞、庶、幽等。構成形聲字:燒、然、燃、燎、灼、爆、炸、燥、暖、烈、燙、熙、燦、爛、炫、煥、煌、爍、焰、煙、煤、熄、烤、烘、焊、焙、灸、熟、照、煉、熔、燈、炬、燭、爐、炕、炮、炊、炒、烙、烹、煮、煎、熬、熊、烝等。做聲旁兼表義:夥。
  木,甲骨文象樹形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本、末、朱、未、殺、束、果、栗、桑、乘、巢、朿、棥、桼等。構成會義字:林、森、休、朵、雜、杏、李、呆、困、床、閑、宋、析、采、某、相、染、柔、椒、集、枚、概、楞、柴、枼、桀、喿、柰等。構成形聲字:樹(樹)、松、柏、楊、柳、根、梢、梗、枝、杈、榮、枯、材、梁、棟、檁、柱、棍、棒、板、案、桌、椅、橋、梯、機、械、村、寨、植、栽等百多字。做聲旁構成:沐。
  馬(馬),甲骨文象馬形。轉義是馬。做形旁構成會義字:馱、闖、駁、馳。構成形聲字:駒、驢、騾、駱、駝、騎、駕、驗、驅、駛、驟、駭、騰、驕、駿、馴、騷、說謊、驚(驚)、馮等。做聲旁構成:嗎、媽、瑪、碼、罵、螞等。
  牛,甲骨文象牛頭角形。轉義是牛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告、牽。構成會義字:件、牢、牧、特、解、半。構成形聲字:牡、犀、犧、牲、物、犁等。
  犬,甲骨文象狗形。轉義是狗(犬)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器、犮。構成會義字:伏、吠、獄、突、哭、臭、莽、獲、肰、戾。構成形聲字:狗、豬、貓、狼、狽、狐、貍、猴、猿、猩、獅、蝟、狠、獨、猛、猶、狹、猜、猖、狂、猙、獰、狡、猾、犯、厭、默、狀、獵、獻、獎(奬)、類(類)等。
  米,甲骨文象米粒形。轉義是米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粟、粥。構成會義字:料、康、暴、糯、匊、頪、毇。構成形聲字:糧、粱、籽、粒、精、粹、粗、糙、粉、糠、糟、粘、糊、糖、糕、糜、粲等。做聲旁構成:咪、迷、瞇等。
  斤,甲骨文象斧子形。轉義是斧。假借作份量單元。做形旁,表現斧子,構成會義字:匠、兵、折、析、斬、所、祈、斷、斦。構成形聲字:斧、斯、新。做聲旁構成:芹、近、欣、聽(原讀yin3,笑貌。後借作“聽”的簡化字)。
  弓,甲骨文象射箭的弓形。轉義是弓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引。構成會義字:夷、弔、發(發)。構成形聲字:弦、弧、彎、張、弛、彈、彌、彊等。
  車(車),甲骨文象雙輪車形。轉義是車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軌、軍、庫、連、斬、轟、輦等。構成形聲字:轎、軟、輕、軒、轅、輪、軸、輔、輻、轄、輯、較、輿、輛、轍、輩、轉、軋、載、輸等。

  舉例闡明這些形符文:欠、身、鬼、文、夫、言、攵、旦、石、甫、朱、朿、喿、同、俞等。
  欠,甲骨文象張口打哈欠的人形。轉義是打哈欠,引申表現有餘、缺少。做形旁表現張口或短缺。構成會義字:吹、飲、次、款、(氵欠)。構成形聲字:歡、歐、欣、欽、欲、欺、歌、歇、歉、欶。做聲旁構成:坎、軟、砍、嵌。
  身,甲基隆老人安養機構骨文象pregnant的人形。轉義是pregnant。轉指軀體。做形旁構成形聲字:軀、躬、躺、藏等。
  鬼,甲骨文象頭很年新北市老人院夜恐怖的人形,轉義是鬼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畏。構成形聲字:魂、魄、魔、魑、魅、魍、魎等。做聲旁構成:傀、愧、魁、瑰、槐、嵬、隗等。
  文,甲骨文象胸前有紋身的人形,轉義是紋身,是“紋”的初文。引申指文字、文明、文化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斌、虔。構成形聲字:斑、斕、婓。做聲旁構成:紋、墳、吝、玫、蚊、紊、閔、旻、彣、汶、雯等。
  夫,甲骨文象頭上插簪的人形,轉義是成年鬚眉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規、輦。做聲旁,構成:扶、芙、膚、麩等。
  言,甲骨文是舌前加一橫,表現發聲,轉義是措辭。“南小瓜,你是在做夢!”玲妃嫉妒的一些小瓜說!做偏旁,在左、在中,簡化作“讠”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計、信、討、訴、設、罰、獄、調、善、藹等。構成形聲字:語、說、話、談、講、讀、誦、議、論、評、證、試、辯、譽、訪、請、認、識、許、諾、誠、謙、讓、警、訓、譏、諷、訛、誤、謊、誣、詛、謎、謠、詩、詞、諺、譜等近80字。做聲旁構成:唁、這(這,古讀yan4,表現歡迎)。
  攴(攵),甲骨文象拿東西的手形。讀pu1,轉義是小擊,現寫作“撲”。已不自力運用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改、枚、敗、牧、敬、教、寇、煞、鼓、攸、等。構成形聲字:收、攻、放、政、故、敵(敵)、效、救、赦、斂、敞、敦、敏、數、敲、整、變(變)、更、敄、敝等。
  旦,甲骨文象日出地上形,轉義是晚上。做形旁構成形聲字:倝(從旦,(方人)聲。讀gan4,表現日始出。做聲旁構成:乾、韓、翰新竹長照中心、幹(幹、榦))。做聲旁構成:但、坦、擔、膽、袒、亶。
  石,甲骨文象山崖下的石頭形,轉義是石頭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巖、磊、泵、庶。構成形聲字:砂、礫、礁、礦、碴、硬、碧、確、磅、磁、礴、砰、砍、砸、磕、碰、礙、破、碎、碼、砌、磨、磚、碾、碌、礎、碗、碟、硯、碉、碘、礬、矽、堿、硫、磺、磷、硝、碳、硼。做聲旁構成:拓、碩。
  甫,甲骨文象生出苗木的田形,是“圃”的初文。引申作鬚眉的美稱,假借表現適才。做聲旁,構成:圃、捕、哺、浦、輔、脯、展、敷、匍、尃等。
  朱,甲骨文象有記號的樹幹形。表現樹木的量詞,現寫作“株”花蓮養護中心。做聲旁構成:株、珠、殊、茱、誅、銖、蛛等。
  朿,甲骨文象樹上有刺形,現寫作“刺”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棘、棗(棗)。做聲旁,構成:刺、策、責。
  喿,金文是木上有三口,表現眾鳥叫鳴,現寫作“噪”。 做聲旁,構成:噪、操、澡、臊、燥、躁。
  同,甲骨文象坯模和磚坯形,轉義是雷同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興(興)。做聲旁,構成:洞、桐、銅、筒等。
  俞,金文象船在水上前行形,轉義是空木為船,讀yu2。引申指順遂、痛快。假借指人身上穴位,讀shu4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偷、輸。做聲旁,構成:諭、喻、愉、渝、逾、瑜、榆、愈等。

  (二)、一“物”多“文”:
  “物”與“文”又不只僅是逐一對應關系。一些主要物體,會變換出多種形態,演變出多種行為,蘊含出多種意念。要表示這些意義,一個“文”是承載不起的,昔人就施展想象力,給如許的“物”形貌出多個“文”。咱們在熟悉這些“文”的時辰,也要鋪開充足的遐想。
  一個全體的人,正面抽像可形貌出“人、匕、兒、屍、卩、勹”等“文”,側面抽像還可形貌出“年夜、屰”等“文”。這些“文”,除瞭“人”以外,都不讀ren新北市安養機構2。而是各有各的讀音,各有各的意義。可是,它們在做形旁的時辰,又都表現“人”的意思。
  人,甲骨文象側立的人形。轉義是人。做形旁可構成形符文:乃、久、方、長、老、身、介、保、臥、宿、侯、臨、若、參、並、丮、鬥等。可構成會義字:從、眾、化、仁、付、企、休、伏、伐、件、體、位、佩、便、信、侵、傻、做、隊、坐、閃、囚、後、及、年、丐、色、承、負、夾、朵、重、監、丞、仄、厃、攸、疒、僉、臽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億、什、仆、仇、仍、仗、代、仙、們、仔等百多字。還可做聲旁,構成:認。
  匕,甲骨文象側立的人形或湯匙形。現用作匕首的匕。做形旁,構成比、北、尼、此、死、頃、匘、卬等,都表現“人”。
  兒,篆文象人形。現借作“兒”的簡化字。做形旁,構成見、兄、先、光、充、允、黨、元等,都表現“人”。
  屍,甲骨文象倒臥的人形。現借作“屍”的簡化字。做形旁,構成尼、尿、屎新竹養護機構、尾、屁、局、居、層、屜、屋、屈、屆、屏、鋪、屑、屠、屢、履、尉、辟等,都表現“人”。
  卩,甲骨文是跪坐的人形。讀jie2,已不見自力運用。做形旁,構成即、印、卻、令、卬等,都表現“人”。做聲旁,構成節、爺等。
  勹,篆文象有所包裹的人形。讀bao1,已不見自力運用。做形旁,構成包、匃、匊、匈、甸、匋、匍等,都表現“人”。
  年夜,甲骨文象正立舒展四肢的人形,引申表現年夜。做形旁時,可以表現“鉅細的年夜”,構成會義字:尖、套、夯等。構成形聲字:誇、奕、奢等。做形旁時,還可以表“難道我只是做你的偶像?每次你有沒有,我要善待對話呢?難道這就是你們所謂的認現“人體”,構成形符文:天、夫、夭、文、立、央、交、因、往、亦、奇等,構成會義字:夾、爽、馱、夷、奄、赤、走、奔等。“屰”,甲骨文是倒過來的“年夜”,表現頭朝下的逆向的人,是“逆”的初文。

  一隻手形,可以形貌出“手、爪、又”等“文”。
  手,甲骨文象手形。轉義是手。做左偏旁可寫作“扌”。用“手”“扌”做形旁的字,都是表現手的部位、動作和行為的。在常用字中,一個形旁能構成的字,“手(扌)”旁是最多的。
  爪,甲骨文象手指向下的手形。做偏旁可寫作“爪“晴雪,然後我們出去吃小店裡等你,你到那邊去,然後到我們這裡來。”墨晴”,構成:抓、爬。可寫作“爫”,構成:妥、采、覓、舀、為(爲)、孚、受、爭(爭)、爰、奚等。“印”的左旁也是“爪”。
  又,甲骨文象右手形。轉義是右手,是“右”的初文。假借作又來一個、又說又笑的又。做形旁時表現手。構成形符文:支、攵(攴)、殳、皮、段、叚等。此中“攵(攴)”和“殳”,都是手拿東西或武器。“攵(攴)”和“殳”,又可以做形旁,表新北市安養中心現手的動作或行為。它們構成的字有良多。“又”可以構成會義字:雙(雙)、(隻)、友、反、奴、取、及、等。“又”還可以構成形聲字:叔、敘、度、曼等。
  “又”做偏旁,另有別的寫法。右、左、有、友、灰、厷的上半部門,都是“又”。尋、靈的上半部門,雪、彗的下半部門,尹、聿、隸、爭、疌、秉、兼的中間部門,也都是“又”。
  “又”是右手,反過來便是左手。同時伸出兩手,便是“廾”,現寫作(拱)。
  “廾”做形旁,表現雙手。構成的字有:弄、棄、異(異)、開、戒、弊、舁、共、兵、具、典、興(興)、奧、奐、樊、奉、奏、秦、舂、泰、承等。
  表現雙手的字另有“臼(下橫斷開,字庫中沒有這個字)”,讀ju1。表現兩手手指絕對,應是“掬”的本字。現已不自力運用。做偏旁可構成“學(學)”。
  也可同“廾”組合在一路,構成“舁”字,表現四隻手、多隻手。
  “舁”做偏旁,可構成:與(與)、興(興)、輿。
  “又”加一丶,是“寸”。“寸”此刻是長度單元,做形旁表現用手。可構成形符文:對(對)、封、射、尉、尊、爵等。可構成會義字:肘、付、討、奪、守、尋、耐、冠、辱、廚、專(專)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寺、導(導)、將、尃等。還可做聲旁,構成:村、襯。

  一隻腳形,可以形貌出“止、夂、夊”等“文”。
  止,甲骨文象腳趾形,轉義是腳趾。引申為腳、站立、休止。做形旁,表現腳、足。可構成形符文:正、之、足、出等。可構成會義字:步、此、企、武、先、走、奔、辶(辵)、癶、歬等。可構成會義兼形聲字:趾、址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歧、(歴)等。做聲旁,構成:扯、恥等。此中,辶、足、走,還可以做形旁,構成很多多少字。
  夂,讀zhi3。夊,讀sui1。甲骨文也象腳形。“止”是腳趾向上(前)的腳形,“夂、夊”都是腳趾向下(後)的腳形。“夂、夊”做形旁,也都表現腳、足。可構成形符文:各。可構成會義字:夏、處、夅、舛、韋(韋)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復、麥、夏、致、(愛)、夆、夋、夌。做偏旁時,“夂”多在下面:各、夆。“夊”多鄙人面:復、麥、夏、(愛)、夋、夌。
  “止、夂、夊”都是一隻腳,“癶”篆文象並立的兩隻腳形,讀bo1,做形旁,可構成形符文:登。可構成會義字:(發)。“舛”篆文象分立的兩隻腳形,讀chuan3,做形旁,可構成:舜、桀、粦、舞。“夅”篆文象自上而下的兩隻腳形,讀xiang2,是“降”的本字。“歰”篆文象四隻腳趾絕對的腳形,表現不克不及前行。讀se4,現寫作“澀”。

  一彎玉輪,可以形貌出“月、夕”兩文。
  月,甲骨文象彎月形,轉義是玉輪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明、朝、陰、朔、看。可構成形聲字:霸、朗、朦、朧、期等。做聲旁,可構成:鑰、玥等。
  夕,甲骨文也象彎月形,轉義是早晨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外、名、夗。可構成形聲字:夜、夢(夢)。

  一座山脈,可以形貌出“山、丘、阜(阝)、(垖右)等“文”。
  山,甲骨文象三峰山形。轉義是山。做形旁,可構成會義字:嶽、巖、岔、炭。可構成形聲字:峰、巔、巒、岡(岡)、崗、嶺、峽、崖、密、島、嶼、崇、峻、峭、嶄、峨、崎、嶇、嘉義養護中心嵌、崩、嵬、崛等。做聲旁,可構成:仙、燦。
  阜,甲骨文象右轉90°的山形。轉義也是山。做形旁寫作“阝(左)”,表現山、高處。可構成會義字:陽、陰、限、隘、隊、陳、陣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陵、陪、附、陶、阿、隅、陸、防、陌、險、阻、陷、阱、隧、隔、障、隱、陡、降、隕、階、除、院、際(際)、隙、陋等。
  丘,甲骨文象兩峰山形。轉義是山丘。做形旁可構成:嶽、虛。做聲旁可構成:邱、蚯。
  (垖右),甲骨文象右轉90°的丘形。轉義是山丘。讀dui1,“堆”本字。做形旁可構成:師(師)。做聲旁可構成:追、回(回)。

  一隻鳥兒,可以形貌出“鳥、隹”兩文。
  鳥,甲骨文象鳥形,轉義是鳥兒。做形旁,可構成會義字:叫、鳧。可構成形聲字:雞、鴨、鵝、鴿、鵲、鴉、鴻、鷹、、鳩、鵑、鶯、鶴、鸚、鵡、鴛、鴦、鴕、鷗、鵬、鳳(鳯)。
  隹,甲骨文也象鳥形,轉義也是鳥兒。已不見自力運用。做形旁,可構成形符文:雁、隼、寉、萑、雚。可構成會義字:雀、淮、集、稚、焦、攜、霍、隻(隻)、雙(雙)、入(入)、羅(羅)、奪(奪)、奮(奮)、雔、翟、瞿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雄、雌、雛、雇、難(難)、雅、雕等。還可做聲旁,構成:誰、堆、推、唯、惟、維、崔、椎、錐等。

  一道閃電,可以形貌出“電、申”兩文。
  電,甲骨文象閃電形,轉義是閃電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奄。
  申,甲骨文也象閃電形,轉義也是閃電,引申為舒展、神奇。做形旁構成:暢。做聲旁構成:伸、神、呻、紳、砷、審、坤等。在前二字中兼表義。

  一尊酒簍,可以形貌出“酉、畐”兩文。
  酉,甲骨文象裝著酒的簍形。轉義是裝酒的簍,引申為酒,假借為“地支”第十位。做形旁,表現酒類、釀制、飲用。構成會義字:配、酌、酗。構成形聲字:酒、醞、釀、酵、醋、酸、酪、酥、醬、酬、醇、酷、酣、醉、醒、醮等。
  畐,甲骨文象裝滿酒得簍形。轉義是滿、盈。已不自力運用。讀fu2,做聲旁,構成:富、福,副、幅、輻、蝠。在前二字中兼表義。讀bi1,做聲旁,兼表義:構成:逼。

  一洞門,可以形貌出“門、戶、卯、丣”四文。
  門(門),甲骨文象兩扇相向的門形。轉義是門。做形旁,構成形符文:閂、開(開)、閉。構成會義字:閃、闖、間、閑、鬧、閏、關(關)。構成形聲字:閨、閻、閘、閥、閣、闡、閱、闊、閔、闌、閭等。
  戶,甲骨文象單扇門形。轉義是流派。引申表現人傢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啟、所、扁、扇、戾、卯、丣。構成形聲字:房。做聲旁,構成:護、蘆、廬、滬、妒、驢、爐、雇、扈。
  卯,甲骨文象兩扇開著的門形。表現關上的門。
  丣,篆文象兩扇關閉的門形。表現關閉的門。卯、丣(後寫作酉),都列進“地支”12字。昔人把一天稟為12個時候,用“地支”12字表現,卯時是5點到7點,是開門時刻;酉時是17點到19點,是關門時刻。把農歷一年的12個月,也用“地支”12字表現,仲春是卯月,春門,萬物出;八月是酉月,秋門,萬物進。卯、丣,都可做聲旁,構成:貿、鉚、聊、柳、留、劉(劉)等。柳、留、劉(劉)3個字都應當是“丣”做聲旁,訛釀成瞭“卯”。

  一處十字街口,可以形貌出“行、彳、廴”高雄老人安養機構三文。
  行,甲骨文象十字街口形。轉義是四通途徑。可表現行走,讀xing2,也可表現行列,讀hang2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衍、銜。可構成形聲字:街、衢、衙、衛(衛)、術(術)。做聲旁,可構成:衡。
  “行”可省形作“彳”,讀chi4。“彳”可做形旁,表現行走、行為,構成會義字:役、徹、徙、待、辵(辶)等。構成形聲字去、征、徘、徊、徐、微、彼、徑、律、得、德、很莊瑞母親的手緊緊抓住了消息來到醫生的白色外套,眼淚充滿期待,擔心聽到醫生口中的消息。、循、復(復)。
  辵(辶),甲骨文象十字街口有腳形,篆文是彳下有止。轉義是行走。做形旁,省形作“辶”。可構成會義字:邁、連、送、退、道、逐、逸等。可構成形聲字:運、逞、造、迎、逢、遞、逼、逗、遙、近、返、避、遷、通、達、跡、迷、追、逃等60多字。
  “彳”可增形作“廴”,讀yin3。已不自力運用。做形旁,表現長行,可構成會義字:延、建。可構成形聲字:廷。

  一把挖“什麼……”土耕具,可以形貌出“耒、力”兩文。
  耒,金文象挖土耕具形。讀lei3,表現農作。做形旁,可構成形聲字:耕、耘、耙、耦、耤。
  力,甲骨文象“耒”的簡形。轉義是氣力、力氣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加、幼、夯、劣、劫、拋、勞、男、筋、勘、劦等。構成形聲字:勁、勢、勇、勃、動(動)、勤、助、努、勸(勸)、勉、勵、功、勛、虜、募、務(務)、辦(辦)等。做聲旁構成:苗栗長期照護勒、肋、歷。

  一壁鼓,可以形貌出“壴、豈(豈)”兩文。
  壴,甲骨文象直立的鼓形,讀zhu4,是“鼓”的初文。可做形旁,構成:鼓、彭、喜、嘉、尌。
  豈(豈),篆文象有裝潢的鼓形,古讀kai3,表現奏南投老人養護中心凱旋。現寫作“凱(凱)”。做聲旁可構成:愷、鎧、剴、闓、塏等。今讀qi3,假借做副詞,表現反詰:豈有此理。

  一“物”多“文”另有一種情形。把一物形貌出的文,轉變標的目的釀成另一文,表現別的的義。
  後面講過“年夜”,倒過來便是“屰”,表現頭朝下的人,是“逆”的初文。還可構成:朔、斥(廣下有停车场的方向,他屰)。
  口,轉義是嘴巴。可做形旁或聲旁,構成很多多少形符文、會義字、形聲字。把“口”上下倒置,就成瞭“亼”,讀ji2,表現口朝下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令、食、侖(侖)、僉(僉)、龠等。
  曰,讀yue1,轉義是措辭。做形旁可構成:昌、沓、曹、曷等。把“曰”倒置過來,就成瞭“今”,表現即刻、當下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念、含。做聲旁可構成:吟、矜、妗、衿、金。
  止,後面已講過,轉義是腳。把“止”倒置過來,就成瞭“帀”,讀za1,現寫作“匝”。轉義是繞歸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師(師)。“匝”,可做形旁構成會義字:箍。可做聲旁,構成形聲字:砸、咂。
  永,轉義是江河的幹流,引申為長、永世。可做聲旁,構成形聲字:詠、泳。把“永”擺佈翻轉,就成瞭“(派往氵)”,讀pai4,轉義是主流,現寫作“派”。可做形旁,兼表音,構成:派、脈(脈)。
  片,轉義是剖木成篇。做形旁,可構成形聲字:版、牌、牘。把“片”擺佈翻轉,就成瞭“爿”,讀pan2,轉義是木片。又讀qiang2雲林長照中心,轉義是床(牀)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字:牀、疒。做聲旁,可構成:壯、狀、妝、將、墻(牆)、戕。
  後,是個會義字,人下有口,表現發號布令的人,是遙古的君主。轉指帝王的老婆。假借做“後”的簡化字。後,可做聲旁,構成:垢、詬等。把“後”擺佈翻轉,就成瞭“司”,表現主持、掌管。做形旁兼表音,構成:伺、詞、祠、飼、嗣等。

  一“物”多“文”另有一種情形。
  有些觀點是有形的,就隻能借已有的音近或義近的“文”,略加篡改,造成新的“文”。

  刁,義為桀黠、奸巧。以什麼物形表現呢?把“刀”的“丿”改作“提”,“刀”“刁”音近,形似。“刁”做聲旁,構成:叼。
  刀,甲骨文是有刃的刀兵。做形旁構成形符文:刃、刅、勿、刑。構成會義字:分、劃、則、別、利、刪、初、制、刷、罰、解、割、班、剌。構成形聲字:劍、劉、列、前、剪、剛、劇、切、刊、創、刨、判、副、刺、劊、劑、刮、剖、刻、削、剔、剃、剎、剩、剿、券、劈、辨。做聲“醴陵飛你進來”。旁構成:叨、召、到。

  乞,義為向人討求。把音近的“氣”削減一筆寫成。“乞”做聲旁,構成:吃、屹、訖、迄、疙(現讀ge1,疙瘩。古讀yi4,癡貌)。
  氣、甲骨文是飛舞的雲氣。做形旁,構成形聲字:汽(兼表音)、氧、氫、氮、氯、氨台中老人養護機構、氛等。

  匆,義為短促、忙。把同音的“囪”削減兩筆寫成。做聲旁,構成:怱。
  囪,篆文是屋頂通孔。做煙道,讀cong1,煙囪。用透光、通氣,讀chuang1,現寫作“窗”。做聲旁,兼表義,構成:窗、悤。

  也,文言助詞,古代漢語重要表現雷同、也是。金文、篆文,都與“它”形近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他、她、地、池、弛、馳、施等。
  它,甲骨文是蛇形。轉義是蛇,借作指物代詞。 做形旁,兼表音,構成:蛇。做聲旁,構成駝、鴕、舵、拖。

  (三)、一“文”多“義”。
  有這麼一些文,都是每個文來自一物,卻能表現相干的多義。這是“一文多義”的一種情形。
  後面提到的“畐”便是一例。簍中裝滿酒,表現饒富,讀fu2;簍中酒迫臨簍口,表現迫臨,讀bi1。
  長,轉義是長發白叟。可表現是非之長,讀chang2,也可表現年長之長。做形旁可構成會義新北市老人安養中心字:髟、套。做聲旁可構成:張、帳、賬、脹等。
  樂,轉義是樂器。可表現音樂,讀yue4,也可表現歡喜,讀le4.可做聲旁著說:“阿姨啊,你麻煩,我有好。欧巴桑,把洋芋藤走這麼早?”,構成:爍、礫、藥(藥)。
  乍,是一件未做成的衣服。現讀zha4,表現方才:初來乍到。做聲旁可構成:炸、詐、咋、窄。古讀zuo4,是“作”的初文。做聲旁可構成:昨、祚、柞、酢、怍、怎等“是啊!”護士長迎合。。
  且,是表現先人的標志。古讀zu3,是“祖”的初文。做聲旁,構成:祖、詛、阻、組、租、助、粗等。現讀qie3,假借做副詞:暫且、並且。做聲旁構成:姐。還讀ju1,假借做助詞,表現感嘆,做聲旁構成:咀、狙、沮、蛆等。

  (四)、“形”的訛變

  華文字的“形”,從造成以來,經過的事況過幾回年夜的變化。此中“隸變”和“簡化”,變化尤其年夜。這些變化,重要是刪繁就簡,一方面使書寫越來越便捷,另一方面,也給形義關系的辨識增添難度,也給“因形見義”這一華文字的實質特征形成凌亂。這些變化重要表示在:

  1、有一些“文”, 在做偏旁的時辰,已不是表現一物,而是表現多物。
  月,轉義是玉輪。在做偏旁的時辰,可表現“月”,構成:明、朝、陰、朔、看、霸、朗、朦、朧、期、鑰、玥等。又可表現“肉”,構成:肥、胖、肘、脈、腔、腦、臉、腮、肢、肝、膽、臟、骨、背、肩、胃等。還可表現“船”,構成:前、服、朕、俞。還可表現“丹”,構成:青。
  田,轉義是地步。做偏旁療養院台中安養院時辰,在“裡、男、苗、畦、界、留、疇、畔、略”等字中,表現“田”。在“思、細”中,是“囟”字訛變苗栗養老院。在“雷、累”中,是“畾嘉義養護中心”字省形。在“胃”中,是“囗中有※”,是胃的象形符號。在“異”中,是人頭。在“畏”中,是鬼頭。在“畐”中,是酒甕腹部。
  貝,轉義是貝殼,引申表現貨泉、財產。做形旁靈飛很長的時間去進入細胞只是爺爺,“李大爺,下這麼大的雨外,趕緊回家!”玲妃,在“財、資、貨、貿、貸、買(買)、賣(賣)、購、貴、賤、賺、賠、賭、賄”等字中,是“貝”。在“貞、員、則”等字中,倒是“鼎”的省形。
  巿,這個字不是“市”。市,讀shi4,轉義是市場。5畫。巿,4畫,巾多一橫,中間一豎領悟。讀fu2,古時掩蔽身前的衣飾。現寫作“韨”。巿,又讀po1或bei4,,中間是“屮”,雙方有茂葉舒垂,表現草木繁茂。做形旁可構成:芾、沛、肺、孛。
  壬,讀ren2,甲骨文是纏線軸,轉義是“年夜”,假借為天幹第九位。做聲旁構成:任、妊、衽、紝、飪等。“廷”字上部也寫作“壬”,這是一個寫錯的字。對的地寫法應當是“土”上有“丿”,甲骨文是人在土上,表現挺立,是“挺”字初文。做偏旁,構成:廷、呈、聽(聽)等。

  賣,繁體作“賣”,讀mai4.轉義是售出花蓮居家照護貨物。字形從出、從買。“賣”不做形旁,也不做聲旁。有“讀、牘、贖、續、瀆、櫝、犢、黷、竇”等字,都以“賣”做聲旁,這個“賣”不讀mai4。這個“賣”原寫作(土八囧貝,從上到下。後省形作士四貝從上到下,與“賣”形似。這兩種字形,字庫裡都找不到),之後,他的繁體與簡化字都混同於“賣”。這個“賣”,讀yu4,義為走著鳴賣。這個“賣(yu4)”才是“讀、牘、贖、續、瀆、櫝、犢、黷、竇”等字的聲旁。

  西,甲骨文是鳥巢,篆文在巢上加一簡化的鳥形,表現鳥回巢棲息。日落東方而鳥棲。轉義是“棲”,引申為東方。做形旁,構成形符文:票。構成會義字:棲(兼表音)、曬。做聲旁構成:灑(古讀xi3,同“洗”,現借作“灑”的簡化字,讀sa3)、犧、硒等。
  另有要、栗、粟、賈、覆、覃,都以“西”做頭,卻都與“西”有關。
  要,甲骨文是兩手掐腰的人,轉義是“腰”,引申為勒迫、求取。
  栗,甲骨文是結有果實的栗樹,轉義是栗樹栗子。
  粟,甲骨文是一隻手在收谷穗,轉義是谷穗。
  賈和覆,上半部都不是“西”,而是“襾”,讀ya4,表現上下籠蓋。在“覆”字中表義,在“賈”字中表音。
  覃,小篆上半部是“鹵(鹵)”,下半部是“(厚無廠,同厚)”,轉義是味道深長,讀tan2。做聲旁構成:譚、潭。又讀qin2,是姓。

  立,甲骨文是正登時上的人,轉義是站立。做形旁,構成會義字:位、豎、颯、並。構成形聲字:站、端、竣、靖、竭。做聲旁構成:拉、垃、泣、粒。
  另有辛、妾、親、競、童、音、竟、章、意,都以“立”做頭,卻都與“立”有關。
  辛,甲骨文是現代的刑刀。引申為犯法。做形旁,構成形符文:辟。構成會義字:宰、辭、妾、辡。構成形聲字:辜、辣、童。做聲旁構成:鋅、(辛下木,讀zhen1,同“榛”,後省寫作“親”,做聲旁構成:新、親。又借作“親”的簡化字。“競”是簡化字,繁體作“競”,甲骨文是頭頂刑刀的兩小我私家,表現競爭。
  音,金文是“言”字口中多一橫,轉義是聲響。章、竟、意,都是“音”構成的會義字。還能構成形聲字:韻。

  2、不表義、音的符號,訛釀成有義、音的文字,誤導人“看文生義”。這種情形多產生在“文”、 精心是“形符文”上。
  保,甲骨文、金文都是“人”抱“子”,表現維護。隸釀成亻、呆。“呆”義、音都與“保”有關。
  臥,甲骨文是“兒(同人)”在席上,表現躺臥。小篆,席子變“臣”;隸書,“兒(同安養院人)”變“卜”。臣、卜,與躺臥有什麼關系?
 台東安養中心 宿,甲骨文、金文,都是“宀”下有席子,“人”臥其上。表現住宿。到瞭隸書,席子釀成“百”,成瞭室內有百人,還能住宿嗎?
  因,甲骨文是人舒展四肢躺在褥子上,表現有瞭依賴。小篆字形未變,《說文解字》析為:“從囗年夜”,典範的看長期照護文生義。
 養護中心 射,甲骨文是箭搭弓上,金文加上一隻手,表現射箭。小篆,弓和箭釀成“身”,手釀成“寸”,“射”成瞭寸、身。以至有人認為“射”“矮”兩字互換瞭。
  奇,甲骨文是人騎頓時,表現騎乘,引申為奇特。到瞭小篆,“馬”的符號釀成“可”, 《說文解字》析為:“從年夜,從可”。又是看文生義。
  登,甲骨文是雙腳踩在墊腳石上,表現等高。小篆中,墊腳石釀成“豆”, 《說文解字》析為:“上車也,從癶豆。”“豆”與上車有什麼關系呢?
 天的飯。 冬,甲骨文是兩頭打結的繩索,表現終點,是“終”字初文。後加“仌”,表現年關、冬季。《說文解字》析為:“從仌,從夂”。也欠妥善。
  肩,金文、小篆是“肉”上有肩膀的象形符號,表現肩膀。之後,這一符號訛釀成“戶”。
  肯,金文是“肉”上有相連的骨頭,表現骨間肉。之後,相連的骨頭隸釀成“止”。
  泉,甲骨文是水從源頭流出,表現源泉。隸書寫成“白”下有“水”。
  朋,甲骨文是相連的兩串貝殼,古時“貝”是貨泉,新竹長期照護“朋”是貨泉單元。引申為朋儕。
  呂,甲骨文、金文、小篆,都是兩節脊椎骨,轉義是脊梁骨,現寫作“膂”。
  假借作樂律名稱、諸侯國名、姓氏。隸釀成兩個“口”字。
  皇,金文是點三捻燈炷的油燈,表現燈燭輝煌,是“煌”本字。引申為“年夜”、帝王。隸變寫成“白”下有“王”。
  粥,小篆寫作“鬻”,下是“鬲”,現代炊具;上有米。雙方各一“弓”,是蒸氣回升形,不成望做“弓箭”之“弓”。隸書省往“鬲”。
  另有宜、肆、糞、恒、匘、皃、舜、豊、耑、棥、雚、隼、盍、閉、歲、兢等等,恕紛歧一闡明。

  3、把筆畫多的偏旁,簡化成“又”、“不”等,釀成不表轉義、不讀本音的符號。如許的偏旁另有“雲、舌、乂、辦、示、寸、文、關、夕、亦、蟲、昔、急”等。這些偏旁曾經丟棄原有的義、音,釀成不表義、音的符號。在熟,让人无法挑剔的鼻子,嘴巴唇膏传递。悉由它們構成的字的時辰,就不克不及借助它們原有的義、音,鋪開遐想,隻老人養護中心能重修認知點,融會貫通。筆畫削減瞭,認知豈非卻增添瞭。這在電腦打字代替手工寫字的時期,有些不劃算。
  又,在勸(勸)、權(權)、觀(觀)、歡(歡)中取代“雚”;在僅(僅)、嘆桃園護理之家(嘆)、漢(漢)、艱(艱)、難(難)、中取代“堇”;在對(對)、鄧(鄧)、戲(戲)、雞(鷄)、鳳(鳯)、轟(轟)、聶(聶)中,有分離取代瞭6個字。
  不,在還(還)、環(環)中取代“睘”;在壞(壞)、懷(懷)中取代“褱”
  雲,會(會)、動(動)、層(層)、壇(壇)、嘗(嘗)。
  舌,敵(敵)、適(適)、亂(亂)、辭(辭)
  乂,區(區)、岡(岡)、風(風)、趙(趙)。
  辦,協(協)、脅(脇)、蘇(蘇)。
  示,際(際)、標(標)。
  寸,時(時)、過(過)。
  文,劉(劉)、這(這)。
  關,鄭(鄭)、聯(聯)
  夕,歲(歲)、羅(羅)。
  亦,變(變)、巒(巒)、彎(彎)、戀(戀)、蠻(蠻)。
  蟲,獨(犭蜀)、濁(濁)、燭(燭)、觸(觸)。
  昔,獵(獵)、臘(臘)、蠟(蠟)。高雄養護機構
  急,隱(隱)、穩(穩)。

  4、字形簡化到與義、音掉往聯絡接觸。
  擊(擊)、衛(衛)、舊(舊)、雖(雖)、麼(麼)、鄉(鄉),回(回)、樂(樂)、頭(頭基隆老人養護中心)、書(書)、蘭(蘭)、當(當)、絕(絕)、專(專)、應(應),聽(聽)、嚴(嚴)。
  下面這些字,它的繁體,都是有表義的形旁和表音的聲旁的。望到字形,就可以遐想到它的字義和字音。它的簡體呢,望到字形,是無論怎樣也遐想不到它的字義和字音的。這些簡化字曾經損失瞭台東養老院華文字的實質特征。在一個“因形見義”的重大的華文字系統中,無為數較少的一些“形”與“義”“音”完整掉聯的字,興許是有關年夜局的;可是,如許的字假如多起來,質變就會激發量變,華文字也就不會稱其為華文字瞭。這對漢平易近族、對中國人象徵著什麼,那是不成想象的。興許有人會說,汗青上已經運用華文字的一些國傢或平易近族,之後改用拼音文字,不也是很好嗎?漢平易近族、中國人同華文字的關系,與那些國傢或平易近族同華文字的關系,可以做如許簡樸的類比嗎?那些國傢或平易近族廢棄華文字,是丟失“憑借”、丟失“辱沒”;而漢平易近族、中國人丟失華文字,那便是廢棄本身的汗青、根脈,文明、魂靈,那便是自掘祖墳。

  近日望到“知愚草堂”一篇落款《因形求義》的文章,很感愛好。標題與“因形見義”一字之差。作者給“因形求義”下的界說是:所謂因形求義,便是依附對字形的剖析來判斷本字及其轉義。我也可以給“因形見義”下柄。他過去有一些朋友因為擔心他手中借錢,迫不及待和他撇清關係。很久以前,個界說:所謂因形見義,便是依附文字的形體來表示文字的意義。二者的區別在於:“因形求義”是釋字,“因形見義”是造字。先有造字,能力後有釋字。“因形見義”是創造華文字的總的準則,也是華文字的實質特征。
  《因形求義》所論述的概念,我基礎贊成,舉例也典範、精確。總體上是一篇好文章,值得一切進修、運用、研討華文字的人細心研讀。
  也有值得商議之處。“並非一切漢字都能因形求義”, “因形求義並不是放之一切漢字而皆準的釋義的獨一方式。”“ 有的生怕壓根兒便是單純的記音符號,原本就沒有什麼寓義於形的用意”。這話很武斷,由於拿不出根據。“好比乃、以、乍、才、公等等,就很難弄清其構形用意。”這幾個字,早就有人解析過它們的形義關系。
  乃,郭沫若《金文叢考》:“餘認為當是人形,象人側立,胸部有乳房凸起,是則乃蓋奶之初文矣。”這是很精確的。從“乃”構成的“奶、孕、秀、扔”字中都可以悟出“乃即奶”的象徵來。
  以,《說文》:(耜往耒)、以本一字。(耜往耒)便是耜,農耕器具。
  乍,徐中舒“乍”為“作” 之初文。
  才,《說文》草木之初也。
  公。韓非“背厶為公”。
  華文字中,縱然是常用字中,確鑿有些字的形義關系難以闡明白,有些字的解析是各持己見,無所適從。1999年,北京年夜學的曹先擢、蘇培成兩位傳授,結合主編出書瞭《漢字形義剖析字典》,解析瞭7000個通用漢字的形義關系。對有些難以理清的字,他們采取瞭量力而行的立場。“乙,字形不明。”“丙,所象之形不明。”“卓,字形構造不明。”“蘸,從艸,未詳。”“煞,是:殺“的後起俗字,字形構造不明。”筆畫越少的就越是難以辨析。譬如:巳、已、己基隆養護中心、氏、丂、四等。可是,“原本就沒有什麼寓義於形的用意”的文字,是沒有的;隻是咱們還沒有找到公道的解析。“單純的記音符號”,在華文字中更是沒有;否則,你找進去一個給年夜傢望。
  文章作者又一個舉例:例如“㚔(讀同“聶”,後寫作幸,與幸福之幸混同瞭)。“囗新竹失智老人安養中心”取代的是甲骨文的“幸”字。作者以為這個字不是“幸”,而是“與幸福之幸混同瞭”。由於“幸”的本相是上古囚人的手梏(銬)。犯法被捕,怎麼能是“幸”呢,該是可憐啊?這因此今人之心解昔人之事,不免產生曲解。在遙古,被戴上手梏(銬)的人確鑿是有幸之人。被戴上手梏(銬)的人都是俘虜或監犯,他們都該是被殺失的;戴上手梏就證實可以免死瞭,就似乎被“判正法刑當即履行”的人改判“死緩”,這對他們來說不是“幸”事嗎?
  望來,要真正把華文字的形義關系詮釋清晰,還需求汗青的目光。